广西党史网
  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党史文坛>>

平实的文字给我最多的感动

——读黄嘉《满目青山》有感

    发布时间:2013/6/20 10:07:55    来源:本站原创


 

 记得2010年春天,原平乐县委党史办主任黄龙星给《桂林晚报》送来黄老的一篇稿件,题目是《常回平乐》。看着稿纸上一个个工整的字符,在报社供职的我心生感动,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还是笔耕不辍啊。

 没想到的是,2012年初,老人家又给我寄来了一本新书《满目青山》。哟,这可是黄老的第六本书了啊。捧着这本二十万余字的作品,翻读其中章章节节,平实的文字给了我又一次感动。

 之一,战友之情

 战友之情,情同手足。书中的第一个小辑就是“师长战友情”。老人家用了大篇幅回忆同甘共苦出生入死的战友们。这之中有“七九”反共事件中力挽狂澜的中流砥柱钱兴烈士,富裕却坚决革命的陈作民,昆明起义的重要参与者陈盛年,战士诗人秦泥,沧海横流中的覃桂荣,共克时艰的肖雷,还有忘不了的韦章平……

 “肖雷比我小一岁左右。他热情,单纯,勇敢,能吃苦,肯帮助别人”。“共克时艰,见危难就上,这就是无私无畏的勇敢战士肖雷”。老人家在《共克时艰的肖雷》中,用故事细节赞扬了革命者的胆识豪气,也诠释了他对这位在临阳联队并肩战斗的战友的敬佩与怀念。

 比如:在桂东北沦陷区,肖雷被日军抓住当挑夫。当挑担队伍在半路休息时,肖雷看准时机,抽出篇担,对准一个日军的头壳,一扁担打下去,把那个日军打翻在地上。肖雷冒着日军的扫射,朝路边山上的低矮树林飞跑,终于脱险。事后肖雷说“跑得脱,我幸;跑不脱,我命”。

 比如:在临阳联队与日军的一次作战中,古座塘反击战刚刚结束,联队又与一日军发生了遭遇战,作战中联队将一艘日军的运输船击中。这时候,肖雷见危难就上,立即跳下江去,游到江心,将这艘敌船划回来,经过紧急抢修,终于变成我联队渡江的得力工具。

 在回忆文章中,老人家见诸笔端的是浓浓的战友之情,难忘的是拳拳挚友之心。其真情坦荡,无不流露。

 既是战士又是诗人的秦泥,走过战争的硝烟,和平年代辛勤着文字,《古诗之旅》、《唐代三大诗人》、《两对伴旅》、《晨歌晚唱》、《秦泥晚年作品集》,是这位勤奋的战士奉献给人民的文化成果。“他这些书,我都认真读完,无论思想性、知识性和文字功底,都堪称上乘”。“他很有天赋,很有品德,很有成就,是一个无愧于党和人民,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优秀知识分子。”

 然而,在“战友”小辑里,最令我动容的是《我的爱妻容沙》。1600多字,写出了老人家对亲密战友容沙的百般挚爱与感激,也让我们看到这对革命夫妇六十多年相濡以沫互助互爱的生动画面。

 “我和妻子容沙是解放战争时期,1947年在左江革命游击战争的战火中,由相识、相知、相恋,到1950年时,在龙州结为夫妇。”在老人家的眼里,一个从南宁女中高中部出来参加革命的华侨女学生,居然毫无畏惧,敢冒着敌人的炮火,为游击队和民兵做着后勤服务工作,着实不简单。当然,这些“都没有漏过我的眼睛,让我印象深刻”。

 “妻子在我们家功劳是最大的,四六开,三七开都可以”。五个儿子,子多母苦。既要十月怀胎,又要管孩子的吃喝拉撒,防病治病,把孩子拉扯长大成人,“真是难为了她”。

 “容沙性格善良,非常体贴尊敬老人。我的母亲在世时,总夸自己这个儿媳贤惠懂事,并嘱咐我一定要善待这个好儿媳。”

 “妻子对我,更是呵护有加,关怀备至。”老人家自认为身体不好,二十岁在玉林地区搞地下斗争时就曾经吐过血,得过肺病的他能活到今天,与自身的命大乐观国家医疗救助有关之外,最幸运的是“碰到容沙这个好妻子”,“并且对于其工作上思想上的不足,她总是及时提醒我”,她是“温顺的妻子,又是我的益友、挚友和诤友”。

 之二,感恩之心

 人生道路,曲折坎坷,艰难险阻,挫折失败,在所难免。老人家没有忘记在危困时刻,向他伸出温暖双手,解除生活困顿的恩人;没有忘记为他指点迷津,明确前进方向的恩师。

 《常回平乐》,在书中就像一句亲切的家常话,却深藏着老人家对平乐县的那份感激之情。平乐“不算我的家乡,却有些胜似家乡”。老人家之所以这么“固执”地认为,我的理解是文章的字里行间流动着老人家的一颗感恩之心。

 在《常回平乐》一文中,老人家写到,“抗日战争的伟大热潮中,我随广西学生军来到平乐,在县城进行过抗日救亡活动。日本侵略军第二次侵入广西期间,我在平乐的同安、榕津和青草塘,跟乡亲们一起,打过日本侵略者。日军投降了,国民党反共顽固派把我抓起来,我落难了,被关在国民党平乐高七分院监狱半年,是平乐的同志到监狱来探望我,并为我送来了党的七大文件。我出狱脱险后大病一场,更是平乐青草塘肖含艳一家和县城何琪一家,冒着极大的危险,为我求医治病,呵护有加,终于使我转危为安。”

 文字娓娓,讲述这样一个久远的故事,老人家的思路清晰定格在四个字:“恩重情深”。 读到这一段,我想起了1986年的夏天,当时县里邀请老同志举行党史座谈会,老人家回到平乐,在繁忙的会议期间,专门抽时间看望了当年解救过他的何琪一家。以后又多次听黄龙星主任说,见到平乐来的同志,老人家都会家珍般的如数这段难忘往事。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师恩师教,勉怀铭记。书中收录的《怀念冯培澜老师》,是老人家发自内心的对高中时代老师的感念。冯培澜老师早年在上海念过书,到日本留过学,还是中国留日学生中共东京支部的党员。作为老人家政治上和文学上的启老师之一,冯培澜“是我尊敬和爱戴的一位长者”。

 冯老师教会了学生爱憎分明,教会了学生博览群书,引领学生为国家民族的解放勇往直前。1938年底,对于即将奔赴抗日前线的学生,老师写的临别赠言是:“我喜悦你今日的进步,更热盼你明天的成长”。今天在黄老看来,这优美感人的语句,是一位久经风霜的长者,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后昆,发自肺腑的一点告诫和希冀,“老师永远活在我的思念之中”。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几十年风风雨雨,多少事,笑谈中。然而,难得老人家时时铭记,时时记着回报。学会为人,学会感恩,这也是当下社会中我们最应该坚守的良好品格。老人家身体力行,说了,做了。我想,这也是书中最令人感动的情节之一。

 之三,乐观之态

 “乐观者在一个灾难中看到一个希望,悲观者在一个希望中看到一个灾难”。在艰苦的战争年代,在困难面前,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智慧与胆量,更需要一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

 这种精神,战争年代老人家在国民党平乐监狱中精彩演绎过。

 作为狱中党支部书记的黄老,在近一年的是时间里,教狱友学唱岳飞的《满江红》和高尔基的《囚徒之歌》,坚持锻炼身体,使大家胸怀开朗,充满信心,保持斗志,绝不背叛。通过狱中的斗争以及组织的积极营救,黄老等终于重新回到党组织的怀抱,投身到解放战争的革命洪流之中。

 这种精神,《满目青山》中的故事又一次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

 1942年国民党顽固派发动反共“七九”事件后,桂林时局紧张,中共桂林地方党组织遭到重创。当时黄老正患肺病。他在回忆钱兴同志的文章中,写就了钱兴同志在七九事件后力挽狂澜的一幕,也表达了钱兴同志对他的关爱,同时让读者看到了革命者在逆境中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

  “白天为了避开敌人耳目,自己多半是躲到王城的图书馆里,消磨时间,但是翻书看报太久,又怕引起怀疑,就干脆溜到木龙洞河边去,泡进水里,假装游泳,或者当成晒太阳,在木排上睡觉。”

 “钱兴同志听过我的汇报,便用体贴的眼光,审视了我的脸色一下:‘对病有没有影响啊?’我把晒成紫铜色的手臂伸出来:‘好得很嘛,这不就是最好的日光浴!’钱兴慈祥而宽慰地笑了。……”

 书中革命者的乐观,最能打动读者,并从中收获着一个不变的哲理:能看到事情好的一面,并养成一种习惯,乃千金不换之珍宝。

 战争年代老一辈革命家积累的革命乐观主义,也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联想到今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前面也许会有地雷布阵有万丈深渊,这更需要我们在做好克难攻坚准备的同时,保持精神上的乐观以及对未来的坚定信念。

 “灿烂星空谁是真的英雄?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读着黄老朴实而又丰厚的文字,我想,年过九旬的黄老,“九十的年纪,十九的心情”(“自序”中所言),确是历经风雨,正现彩虹呢。

作者:彭敏翎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