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平马镇初见邓代表

    发布时间:2014/8/21 17:42:09    来源:本站原创

    我从东兰县武篆区赶来平马,已是第三天了。

    金色的十月,右江两岸充满着战斗气氛。平马街上,人们脸上带着喜悦、兴奋而紧张的表情,来去匆匆,其中有全副武装的士兵,也有前来领取枪支、弹药的农民自卫军战士们。

    早上八时左右,我在右江农民协会办事处门口,看见远远走来了两个人。一位蓄着大胡子的人——中共广西特委书记、省农民协会特派员雷经天同志,是我到平马才认识的。另一位我不认识,约二十多岁,穿着灰布军装,人很精悍,边走边洒脱地与雷经天同志谈着话,不时的笑着,言谈举止给人一种干脆、利索和果断的印象,显得从容不迫和胸有成竹。雷经天同志的态度似乎对他特别尊重,认真地聆听着他的谈话,含笑地点头。这位是谁呢?为什么雷经天同志对他这样尊重呢?

    我正想着,他们来到了我的面前。雷经天同志把我介绍给那位同志:

    “这就是韦拔群同志的代表——黄明春同志。”(我当时的名字)

    我当时是风山县县委书记和农军总队长,又兼农会主席及农运特派员。五天前,我突然接到韦拔群同志的指示,要我作为他的代表,连夜从凤山赶来平马,找雷经天同志报到,并交给我一封写给雷经天同志的亲笔信。我走了两天多山路,到了平马。雷经天同志叫我与农协办事处的同志一起发枪支弹药,发给从恩隆、奉议、思林、果德等地来的农军队伍。我们一直发了两天,武装周围这几个县的农军。

    雷经天同志介绍以后,这位同志以敏锐的目光,迅速打量了我一下,热情地和我握手,随即用带有四川口音的话语和蔼地问道:

    “哦,你辛苦了,来几天了?”

    我说:“三天了。”

    这时,雷经夭同志才向我介绍道:“这位就是党中央代表邓斌同志!”

    我一听,激动地向他伸出双手:“你好啊,邓斌同志!”我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站着的就是早已听说的从中央派来的邓小平同志,更想不到我会在平马跟他认识。我紧紧地握着他的双手,一股崇敬的心情油然而起:当时的形势我们都很清楚,自从党中央派了邓小平同志来广西领导工作后,广西的形势越来越火红,右江两岸的农民运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如火如荼。前不久,邓小平同志和张云逸同志还把党所掌握的一支武装力量——广西省警备第四大队及教导总队拉来了右江。这两天,我们发的军械还是邓小平同志亲自率领警卫部队,从南宁押运来的呢!见到邓小平同志,我的心情怎能不激动万分呢?我的注意力完全被他吸引住了。

    邓小平同志很忙,他环视了一下农协办事处里的人员,便要求我马上去执行一个任务。我一听,邓小平同志要我执行任务,感到多么光荣!原来他要我带办事处的人员到镇上各家各户去找南瓜。我心里打起了问号,现在一不是没有粮食,二不是没有菜,要南瓜做什么呢?我问他,他笑了笑,和蔼地反问我:“你想不出来吗?”我说想不出来。他说:“那你先不要问,完成了任务我再告诉你。”说完又爽朗地笑了起来。 

    我虽然纳闷,但还是带着七、八个同志去找南瓜。街上的老百姓听说我们的队伍需要南瓜,个个都争先恐后地拿了出来,有的还主动帮我们送到办事处的门口,我们算钱给他们,他们有的坚决不要,还说,你们打仗为穷人,如今要些南瓜算得了什么。约九时许,金黄色的南瓜堆满了办事处的门口。我马上将邓小平同志请来,指着这堆南瓜说:“党代表,南瓜找来了,你拿来做什么用?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邓小平同志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说:

    “以后你会知道的。” 

    第二天,平马镇突然响起了枪声。在农协办事处里,只见工作人员有的进进出出,有的忙着摇电话,有的在翻阅地图标记着什么,好一派紧张和热烈的气氛。这是张云逸同志领导的警备第四大队与右江沿岸的农军,在平马等几个地方,同时向反动的广西警备第三大队发起了进攻。第三大队部设在平马,大队长是熊镐,士兵大部分是兵痞流氓。这支队伍与当地土豪劣绅勾结,妄图扑灭革命的火焰。我党为了在右江建立革命根据地,武装工农,扩大队伍,决定消灭第三大队。当天,驻平马的第四大队部分队伍,以演习和出操为名,在农军的协助下,直指驻平马的第三大队司令部。

    不一会,战斗胜利结束了。

    邓小平同志走来,高兴地对我说:“我们这次战斗十分顺利,但事前不能不估计到会有受伤的同志,现在我们的药品缺乏,而这南瓜瓤拿来敷伤口就是很好的药呢。可以作药,瓜肉又可以吃,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他的一席话,说得我们恍然大悟。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拍着自己的脑袋,呆呆地立在那儿,望着他那因为熬夜布满了血丝而又充满智慧的双眼,陷入了沉思:邓小平同志为了建立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白天黑夜忙着,不仅精心地研究整个广西的革命形势,部署整个革命运动,而且对这次战斗中细致入微的后勤工作也考虑到了,这是个多么难得的领导人啊!

    正当我这样想着,邓小平同志又说话了,他交代我们一个任务,要我们到第三大队部去清点武器。我们高高兴兴地接受任务,足清点了两天。

    清点完后的第二天,邓小平同志叫我去。他亲切地对我说,现在你可以回武篆了,请转告韦拔群同志带领农军继续扫清南丹、凌云、乐业一带的地主反动武装,武装工农,扩大部队。他说的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肯定,使我现在回忆起来还记得清清楚楚。

    我接受任务后,第二天立即起程。归途上,不知是因为平马战斗的胜利喜悦还是因为见到邓小平同志后的流动心情,我总觉得浑身像有使不完的劲,步履越迈越有力,越迈越快。我还觉得似乎右江两岸的秋色今天变得格外秀丽,天空也特别的高、特别的蓝、空气也特别的清爽。我无限兴奋地想到:回到武篆,我不但要向韦拔群同志汇报邓小平同志的指示,而且还得把他叫我找南瓜的事告诉同志们,让大家知道,我们的邓小平同志不单是一位卓有见识的指挥员,而且还是一位考虑事情非常细致周全、体贴士兵的好领导者。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9月出版的《邓小平与广西》

作者:黄松坚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南宁兵变
  • 下一篇文章: 邓政委来到武篆

  •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