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南宁兵变

    发布时间:2014/8/21 17:34:44    来源:本站原创

    19299

    南宁的气温仍在上升。其政治气温也随着省农民代表大会的召开而在继续升高。大街小巷到处贴着红红绿绿的政治宣传标语,一批进步的工农青年加入了广西警备第四、五大队,中共掌握的武装力量不断扩大。难怪当时的新桂系军阀首领李宗仁曾这样哀叹:俞作柏、李明瑞“南归后,为虎附翼,共祸始炽,桂省几成为共产党之西南根据地”。

    为了传达贯彻中共“六大”和六届二中全会精神,邓小平指示中共广西特委于同年910日至14,在南宁郊区津头村秘密召开中共广西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根据邓小平从中央带来的“六大”《政治决议案》的精神,认真总结广西在此之前的斗争经验,确定新形势下广西党的政治任务和斗争策略,提出了“准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深入土地革命宣传和行动”等正确主张,不失时机地推进广西革命形势的发展。

    会议期间,一位女交通员从俞作豫那里带来了一份紧急情报:国民党改组派头子汪精卫派陈公博、薛岳带大量港币来到南宁,游说、拉拢俞作柏、李明瑞与广东军阀张发奎联合出兵反蒋,俞、李因与蒋的矛盾加深,故已表示参加反蒋战争。

    邓小平看完电报,脸上浮现出严肃的神情。他认为俞作柏、李明瑞主桂尚不到三个月,立足未稳,仓促参加反蒋,必然失败,将使广西政局发生急剧变化,打乱中共原来的工作部署,若不清醒作出正确的对策,几个月来的工作成果便有毁于一旦的危险。

    一个由邓小平主持、研究应变对策的紧急会议,在俞园一间小房里秘密举行。大家的心情很不平静。有的认为经过几个月的工作,中共已在南宁掌握了几千人的武装部队,主张趁机在南宁举事;有的主张把这些部队拉到靠近广东、交通较方便的梧州、桂平一带,另图发展;有的甚至主张跟随俞作柏、李明瑞去参加国民党改组派发动的反蒋战争,在战争中发展、壮大中共已掌握的武装力量。邓小平认真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后,把自己事先调查、了解和考虑的意见作了郑重发言。他说,在这瞬息万变的形势下,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真诚地向俞作柏、李明瑞陈明利害、晓以大义,劝他们不要出兵参加军阀混战;另方面,要做好应变准备,把党的工作重点从城市转向群众基础较好的左右江农村地区去,走“工农武装割据”的道路。

    会议统一了大家的思想,决定把南宁发生的新情况和工作重点转移的意见,写成书面报告,派龚饮冰送给广东省委转报党中央。

    应变方案确定后,邓小平亲自做俞作柏、李明瑞的劝戒工作,表明中共对军阀混战的态度。在此同时,邓小平指示中共广西特委,于同年9月底在南宁召开关于加强左右江地区工作的专门会议。会后,即派出广西特委领导成员雷经天、严敏、陈洪涛和一批党员干部,分别前往左右江地区,先后建立了中共右江工作委员会(以雷经天为书记)、广西省农协右江办事处、左江农民运动指导委员会等,为南宁兵变的落脚点做好准备。

    出于利害关系上的考虑,俞作柏、李明瑞没有听取中共的善意劝告,101在南宁举行反蒋誓师大会,遂出兵沿西江向广东进发。邓小平等人为保存党的武装力量,以教导总队和警备第四、五大队未训练好、后方需要保卫为由,向俞、李建议并取得其同意,把这些部队留守在南宁并由张云逸担任南宁警备司令,接管了南宁军械库和金库等要害机关。

    俞、李出兵反蒋不到10,部队尚未走出广西大门,其部属16师、57师的师长和1544旅旅长等即被蒋介石重金收买后倒戈投蒋,其失败比中共预料的还要快。

    俞、李反蒋失败的消息传来,引起南宁极大的骚动,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一些反动分子捣毁、破坏省农协筹备处机关,教导总队中一些没有改造好的反动军官,乘机起哄闹事,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一天夜里,教导总队的电闸被拉断,枪声大作。一些反动军官吹紧急集合哨,叫嚷:“从哪个部队来的学员,回到哪个部队去!”这是煽动学员离队投蒋,一时间弄得人心浮动,不知所措。

    事发后,教导总队的共产党员李朴、袁任远等同志挺身而出,与反动军官针锋相对作斗争。邓小平闻讯,立即指示张云逸连夜驱车到教导总队驻地,指挥平息骚动。

    当晚, 张云逸在教导总队召开各党支部领导成员会议,传达邓小平等的指示,决定发动广大学员,开展一场投向革命还是叛离革命的说理斗争。

    第二天一早,张云逸集合教导总队全体官兵,然后分成若干小组开会、讨论,各小组都有党员参加。会上,党团员同志用事实揭露反动分子的投蒋阴谋,使他们在学员中孤立起来;同时,向广大学员进行宣传、教育,指明革命的光明前途。经过一天的激烈说理斗争和争取、教育工作,学员们分清了是非,消除了顾虑,提高了对革命前途的认识,纷纷表示站到革命方面来,跟共产党一起干革命。最后,清点人数,除原被俞、李抽到前线的300名学员外,留守南宁的600多名学员和教官中,有500多名表示站在革命一边。尚有100名左右坚决要求离队,张云逸表示不予强留,并开欢送会,发给路费,希望他们离队后不要再为军阀混战卖命。

    教导总队骚乱的平息,为南宁兵变扫除了障碍。

    在此同时,邓小平指示警备第四、五大队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对一些尚未改造好的旧军官加强防范,并把警备第四大队与教导总队,一起调离南宁市区,开赴西郊西乡塘集中整训。

    这时,亲蒋的粤军军阀陈济棠所部的3个师和倒戈投蒋的原俞作柏、李明瑞部下的3个师,正按照蒋介石的命令,分路向南宁疾进,日益逼近城下。在形势迅猛变化的关键时刻,邓小平显得沉着、冷静,他按原定计划,缜密地加紧进行兵变的各项准备工作;利用张云逸兼任南宁警备司令的职权,分别派可靠的武装人员接管了军械库、金库等机关,控制了五六千支步枪及山炮、迫击炮、机枪、电台和大批弹药;征用邕江上的一批汽船,停泊在江边待用;命令在南宁受训的东兰、凤山县两营农军,立即赶回原地,准备配合参加武装起义;调派警备第四、五大队各一个营,作为先头部队迅速进驻左右江地区。

    时间紧急,刻不容缓。

    1013早晨,南宁上空,雾气茫茫。邓小平向广西警备第四、五大队和广西教导总队发布雄壮的号令:举行兵变,挥师左右江!

    一天,洋关码头,一片繁忙、紧张的战斗景象:一队队荷枪实弹的、仍穿着国民党服装的士兵和一车车满载军火的汽车开赴码头。一群群工会会员和郊区的农民自卫军也纷纷前往码头,协助部队把一箱箱枪械子弹和军用物资搬下汽船。夜幕降临,搬运仍在进行。数不清的火把宛如火龙,映红了夜空,映红了一张张昂扬坚毅的面孔。

    在邓小平精心安排下,由俞作豫率领的警备第五大队及俞作柏、李明瑞的特务营共2000多人,开赴左江地区的龙州,并护送俞作柏、李明瑞同往龙州。后来俞作柏取道越南,去了香港,李明瑞则留在龙州参加革命,领导了武装起义。

     邓小平送走警备第五大队和俞作柏、李明瑞后,于翌日晨,率领警卫部队和机关干部,指挥满载军械物资的船队,溯右江上驶百色。张云逸等同志则率领警备第四大队和教导总队共2000多人,从陆路掩护,威武雄壮地踏上新的革命征途。

    滚滚江水在船舷上溅起簇簇浪花。邓小平伫立在一艘汽船的甲板上,心潮犹如江水翻滚激荡。他那明亮睿智的双眼,凝视着前方江天浩渺的远方。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49月出版的《邓小平与广西》

作者:陈欣德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初到邕城
  • 下一篇文章: 平马镇初见邓代表

  •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