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给毛主席担任警卫工作

    发布时间:2013/12/10 15:02:50    来源:本站原创

    人世沧桑,岁月流逝,许多人和事已经淡忘,唯有35年前的一件往事,一直使我魂牵梦绕,难以忘怀。那就是19581月,我在南宁市担任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时,有幸参与毛主席在南宁会议期间的警卫工作。

准备

    毛主席是195816下午从杭州飞抵南宁的,1958123下午5点离邕飞往广州,在南宁停留了17天,中间11122日主持了中共中央“南宁会议”。会前,刘少奇、周恩来、彭真、薄一波等中央领导同志和陶铸、柯庆施等92市书记先后抵达南宁。

    这么多中央和地方的领导人云集南宁,做好警卫工作关系非常重大,必须保证万无一失,绝对安全。广西省委对此极为重视,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同志亲自布置,组成警卫工作指挥部,并驻进了会议地点——明园饭店。

    明园饭店虽然是当时南宁最好的宾馆,但毕竟还相当简陋,只有8座窄小的2层楼房,房间倒比较宽大雅静,并有个小院子和会议室,可供活动的是那座小红楼即5号楼。5号楼只须把窗帘改成双层深色的,卧床改用宽大的硬板床,二楼封闭起来,单用地面一层就比较适合毛主席居住。问题就这样定了。但这座房子有一个很大的不足,距离马路近,车辆行人流量大,噪音也比较大,这样会影响毛主席的工作和休息,警卫工作也有不便之处。于是便设法使车辆分流,以减少噪音,并重新调整了警卫工作。

    毛主席是从杭州飞来南宁的。降落是在老机场。那是抗日时代留下来的,位置就在现在的区直机关宿舍大板一、二、三区一带,面积小,设备差,沙土跑道,飞机起落一溜尘烟。不过距明园饭店不远,迎送方便。16日下午,阳光和煦,气温达到20℃。四点半,毛主席的座机平稳地降落到机场。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的负责人钟枫、仇凌云和我便迎上去。接着,用小车把毛主席和他的随行人员接到明园饭店下榻处。

两下邕江冬泳

    南宁1月份的天气历来是不稳定的,时晴时雨,时暖时冷,气温一般10℃左右。17日天气预报是8~19℃,下午有太阳,气温升到20℃。约莫两点半,我们突然接到一个令人不知所措的通知:毛主席下午要到邕江游泳。我们不但没有作场地、码头、船只和警卫工作的准备,而且陪游的人也没有。毛主席的随行保健医生坚持要到邕江测量水温后才考虑让不让他下水游泳。我立即带那位中年保健医生赶到邕江水上游泳场测量水温,一方面命令水上公安分局立即把巡逻汽船开到游泳场待命,另一方面把南宁市五六个正在游泳场冬训的运动员集中起来,指定刘东理、梁树妹教练带领他们准备3只小板艇。教练和运动员当时感到有点突然,我只向他们简单说有中央首长要游泳,请他们陪游和准备有什么临时救护工作。因我是副市长又经常到这里游泳,同他们比较熟悉,所以他们并没有问什么,一切都按照布置的去做。我和保健医生量得的水温是17.5℃。

    大概是三点半左右,毛主席的座车,开到了六角亭(即现在的冬泳亭处)旁边停下。冬季邕江水位很低,从这里下到游泳场有一段斜坡,毛主席那天穿着灰色大衣,戴着灰色帽子,精神饱满,一步一步缓慢而稳健地下到游泳场。

    毛主席微笑着十分高兴地向汽船上、小艇上的干警和运动员招手,人们热烈鼓掌欢迎。他从游泳场登上小汽船更衣,再过到小艇上,望着邕江冬季特有的碧绿清澈的水面,披着睡袍晒了一阵子太阳。船到了江中间,因没有准备下水的小梯,我先跳到水中,然后以手接毛主席下水,两个卫士和两个运动员也跟着下水,我们5个人前后左右陪着游。不久,覃应机赶到,他同钟枫也下水陪着毛主席游。3只小船在周围拉开一定距离跟着,汽船在后面缓缓跟进。

    毛主席游泳就象他在词中写的那样一一“胜似闲庭信步”。他确是耐力非凡,浮水技巧高超,一切顺其自然舒展。你看他,时而直立踩水转侧泳,时而伸平两手仰卧水面,时而翻身潜入水中。我们这些陪游的,有的不耐水冷,气力不支,只好半途上了艇,有的运动员可能因心情紧张,浑身打哆嗦,也爬上了艇。毛主席却越游劲头越大,谈笑风生,十分欢快,毫无倦意。那位保健医生在小艇上直盯着手表报时:10分钟……15分钟……20分钟。毛主席风趣地对我们说:“不要理他,你说是不是!”我们只是笑,不好回答。毛主席朝着我:“你这个公安局长,叫什么名字啊?”,我说:“我叫梁正,‘正’是正正当当的‘正’。”毛主席又问:“你这个人正不正?”我说:“基本上正。”毛主席笑着说:“好,你基本上正。你是哪里人啊?”我回答说:“是广东人,离广州不远。”毛主席风趣地说:“这条江是通广东的,我们游到广东去!”毛主席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和风趣的言谈,把人们紧张心情和拘谨之态缓和了许多。医生大声嚷着25分钟了,又催促上船。毛主席没有理会,反而说:“医生总缠着我,不让游泳,说什么水温17度半,太低,不能下水,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过一会,医生再度催促上船,说已经超过了半个钟头。但上船没有小梯子帮助很难,下水时稍为帮扶一下就行,爬上小艇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毛主席年已六十五,身躯魁梧,更需要帮助。结果小艇上的卫士用手拉,我在水下用肩膀顶,毛主席终于上了小艇。我也准备爬上小艇时,毛主席挥着手对我说:“你不要上来,游回广东去!”我笑着说:“我没有这个本事。”

    毛主席披上睡袍,坐在小艇晒太阳休息,同运动员聊天。有人说正在划艇的梁树妹教练是横渡长江比赛的亚军。毛主席笑着说:“我派你当女子游泳司令。”大家都笑起来。有人问:“毛主席,你冷不冷?”毛主席说:“下决心就不冷,不下决心,就是二十几度也是冷的。”

    ……

    经过这一次毫无准备而且极为紧张的游泳警卫工作,大家在庆幸没有出什么大问题之后,认为必须立即进行毛主席可能再次到邕江游泳的准备工作。

    从游泳场下水和在这一段江面游泳,实非一个理想的地点,因它地处人口稠密的市中心区,岸上人来人往,南岸水边还有许多鱼钩,给警卫工作造成不少困难,此次在这里下水游泳实在是因事前毫无准备而采取临时抱拂脚的应急办法。下一次游泳便选定在广西军区大院后门至对河白沙村一带约莫两公里长的江面。这一段,可从军区大院后门下去登船,从凌铁村车渡码头附近登岸。水上公安分局的巡逻船实在太窄小,又破旧,连休息、更衣的地方也没有,只好临时借用港务局的喷水2号汽船,并在船的两边安装两把扶梯,布置了休息室和更衣室,陪游和救护人员也准备好了,还加强了水温监测。

    果然,毛主席又要到邕江游泳了,时间是111下午3点多。我们立即按计划各就各位,做好准备。

    毛主席乘车来到广西军区大院靠河堤路的围墙边停下,他从这里出了后门便是邕江岸边。军区覃士冕政委在这里迎候。毛主席同他握手并问什么名字,覃政委回答:“覃士冕。”毛主席又问:“哪个士,哪个免?”覃政委答:“士兵的士,日字下加个任免的免。”毛主席风趣地说:“好,你这政委头上还戴着一顶帝王帽子!

    从岸上到水'边是一段很陡而窄小的泥沙路,毛主席不用搀扶,一步步地下去,登上汽船更衣后再过到小艇上。这天下午阳光和煦,气温达到25,水温是20。毛主席在小艇晒了一阵子太阳,便从小艇临时挂着的小梯子下水。这时大约是330分。我和三四个人前后左右跟着游,慢慢地顺水而下,保健医生在小艇上监护着,高声地喊着报时30分钟啦!毛主席似乎没听见,只是轻松舒展着四肢,以各种姿势继续往下游。游了一千多米,前面已看见险滩豹子头了。这里水位低,水道狭,水流湍急,大小不等的乱石,象豹子脑壳一般伸露在水面上。陪游的人都十分焦急。我对此处河床情况不明,只好对毛主席说:“主席,前面是豹子头险滩,不能再往前游了!'毛主席漫不经心地说:“什么豹头滩、虎头滩,探险家是怎么工作的!”看来劝阻不住,我同几位陪游者打招呼,要赶在前面,把水下岩石摸清楚,以免出事故。幸好毛主席这时把速度放慢,只在水上浮游,后来在大家协助下登上了小艇。这一次毛主席游了50分钟,约两千米。毛主席上岸走了一段约50的沙滩路后,才登上汽车,顺利地回到明园饭店。

江边漫步

    19天气预报是多云转少云,温度是19~21,下午阳光灿烂,气爽宜人。约莫3点钟接到通知,毛主席要外出散步。

    市郊南(宁)昆(昆仑关)公路边的六湾坡有一块草坡,平整,近树林,空气也好,才六七公里,又离开了闹市,最适宜散步了,大家想让他到那儿去。可毛主席却说:“到江边去走走!”我们搞警卫工作的最怕上头临时要去个什么新地方,出了事不好交代。当时一下子把我和仇凌云(公安厅副厅长)闹懵了。

    毛主席的座车已经发动,我们只好领路向江边开去。仇凌云是我前一任的市公安局长,对南宁市地理环境很熟悉。我们简单地交换一下意见,一致认为可以领他们到省军区旁的凌铁村车渡码头上的江边高地去。那里比较静,如果人一多必然引起轰动,秩序无法维持。毛主席座车的司机对南宁市的道路不熟,从新民路转入植物路,路窄弯多,我们领着路缓缓开进。因前后只有两部车,没有引起沿途的行人注意。

    车子在凌铁村外靠近车渡码头的高地上停下来。毛主席下车后在江岸上漫步,他已戴上个大口罩,遮住半个脸孔。他走到一个离渡口不远的卖糖果小棚摊前,同40多岁的摊主聊天。询问他生意和生活情况,这个中年人回答问题时,有些拘束,也有点惊讶,大概已猜到这个不速之客是个大首长,但不知道究竟是谁。毛主席和善地频频点头,称赞他的普通话讲得好。然后转过身来,走到一个带着孩子在这里歇脚的农妇那里,一面用手摸着这个五六岁男孩的头,一面同农妇拉家常。知道她是从对河山里挑柴进城卖的,生活比解放前好多了。毛主席便连声说:“很好,很好!”农妇讲的是郊区平话(土话),不大好懂。我懂一点平话,有时我帮着翻成普通话,特别是平话“柴火”,很不好懂,费了几次询问,毛主席才弄清楚是烧柴,便哈哈大笑,连说:“柴火,柴火!”。随后,毛主席要下坡到渡口去,他不从公路往下走,而是从斜坡的梯级菜地往下走。我想,也好,走菜地比较安全,便走在前面看路。仇凌云看见,毛主席已下到渡口,也领着两部汽车开到渡口等候。

    渡口两侧比较开阔,平静碧绿的江水,郁郁葱葱的青山,使人顿感心旷神怡。毛主席在渡口不远处的沙滩上漫步,观看两岸景色,显得十分舒畅。这时正好没有汽车过渡,过往行人也匆匆而过。我和优凌云的心也定下来了。毛主席戴的那个口罩确实起了大作用。

    不久,一个渡船满载一船约有四五十名有男有女的解放军,从亭子圩那边驶过来,渡船在靠近码头时,船上的人指着我们这边吱吱喳喳议论什么,忽然有几个女兵在船上高声嚷嚷:“毛主席,毛主席!”,随着大家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在渡口等船的行人和放学回亭子圩的中、小学生闻声发现了这个秘密,也跟着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这时,毛主席连忙扯下口罩,频频向群众招手。人们蜂拥地围过来,欢呼声不断,有些人还拥上来争着要同毛主席握手。我和仇凌云急忙问清楚,原来这批解放军是303医院的干部和医护人员,他们是到河对岸参加劳动刚归来。前两天他们已风闻毛主席曾在邕江游泳,这回敏锐的女兵看见滩头人物的身影、模样,就断定是毛主席无疑,所以才欢呼起来。仇凌云立即找到他们的领队干部,要他立即组织骨干维护秩序,他照做了。我便在毛主席身边护卫。群众虽然继续跳跃高呼,但很守秩序,只是有些中、小学生还拼命往前挤,要同毛主席握手。我们发现人越来越多,为了安全起见,便招呼毛主席上车回到明园饭店。这回,我以为毛主席会批评我们工作没做好,但毛主席却脸带笑容十分高兴地说:“就是不应怕群众嘛,不要害怕群众!

公园接见群众

    在南宁会议期间,毛主席除有一晚同参加会议的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和各省市的领导同志一起到省军区礼堂观看桂剧演出外,没有离开明园饭店大院外出活动。但毛主席邕江冬泳、江边散步的消息已在南宁各个角落传开,不少人强烈地希望能一睹最高领袖的风采,不少干部群众反映了这个要求。省委认为这些希望和要求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向毛主席汇报并准备在军区大院为接见地点。后来刘建勋和韦国清向毛主席请示时,毛主席表示可以在人民公园同群众见面。时间定于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半,包括机关干部、解放军官兵、工人、农民、市民和学生等,后来统计约五千多人。中央随行的有关同志说,毛主席离京在外地,这样的规格,这样的规模接见群众尚属首次。事前,有关负责人到人民公园作了实地踏勘,确定在公园内分三个接见点:第一个点是古炮台周围,省直和大专院校和市里群众队伍安排在这里;第二个点是公园山顶沿路,南宁地、市队伍在这里列队;第三个点是在革命烈士纪念碑下的广场,解放军、青年团和少先队的队伍分三块排列。每个点安排1500I700人。中央和各省市领导人的车队,从哪里开上炮台山,在哪里停车,从哪里转回程,都有详细的安排。

    当天上午是阴天,气温为17℃。原定下午两点半群众队伍进场,3点前队伍就位,接见从三点半开始。可在群众队伍陆续进场时,忽然下起小雨来,而且雨点越来越密。毛主席住的5号楼外面的马路就是进场队伍通过之道,过路的人声、脚步声都能听到。毛主席知道后甚感不安,担心群众淋湿受冷,他通知要提前到公园。指挥部通知下去,后面未进场的队伍只好跑步前进。240分,指挥部得到公园指挥点报告:群众已全部进场,队伍也已按位置摆好。除因天雨接见时间提前之外,一切都是按计划安排顺利进行。

    下午3点正,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由刘建勋、韦国清陪同,其他中央、各省市领导同志由省委其他负责人陪同,开始从公园古炮台、公园山顶、纪念碑广场逐个地点接见群众。覃应机、钟枫、仇凌云等领导同志前后照应,我则负责带路。

    这时,寒风冷雨袭人,人们衣衫头发被淋湿,但大家都毫不在意,热爱领导之情早把寒意驱除了。欢呼声响彻公园上空,“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的口号此起彼伏……人民群众对毛主席、对中国共产党崇敬的情怀,实在不是我这支秃笔所能表达的。

    整个接见历时约一个半小时,四点半,车队顺利返回明园饭店和国际旅行社。

    123毛主席要走了。下午4点多,我们依依不舍地送他到机场。登机前,毛主席还同我们一一握手。5点,我们目送毛主席的座机飞离南宁,升上蓝天。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11月出版的《毛泽东与广西》

作者:梁正  责编:秦先灿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