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毛主席与南宁会议

    发布时间:2013/11/7 15:35:17    来源:本站原创

    南国春来早,几阵春风微雨,扫去了冬日的阴沉。温煦的阳光下,百花含苞,蝶舞蜂喧,一派生机!

    195816毛主席怀着对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希望,从杭州乘飞机来到风光旖旎的南宁,准备在南宁召开有部分中央领导人和九省二市负责人参加的中央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正如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所说的:“南宁会议和成都会议作为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道路的新起点,有其积极的一面。”

    1956年的中国以基本完成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而载入史册。但是,全党对如何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缺乏足够的理论和思想准备,有些地方和部门不了解和尊重经济建设的规律,不顾实际可能,盲目地增加预算投资和扩大基本建设,造成国家财政和物资供应的紧张形势。周恩来、陈云等同志敏锐地发现了这一急躁冒进倾向,及时地提出纠正措施。而毛主席对反冒进是持有不同意见的,但他那时的注意力集中在国际上发生的波匈事件和对斯大林的评价问题上,对反冒进采取了保留的态度。195711月,毛主席率中共代表团赴苏联参加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恰逢苏联发射了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毛主席既受到鼓舞,也受到鞭策和剌激。尤其是苏联提出十五年赶上和超过美国的口号,这更撞击着具有强烈民族自尊心的毛泽东同志的心扉,他在会上也表示说:中国十五年后钢产量赶上或超过英国!可以说,毛主席的苏联之行,是一贴“大跃进”的催化剂。

    为了统一思想,实现赶英、超英目标,1958年伊始,毛主席便南下,于13日至4日在杭州召开中央工作会议后,又马不停蹄,立即赶到南宁,以便为这次范围较大、时间较长的中央工作会议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111出席会议的刘少奇、周恩来、彭真、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等中央领导和有关省市领导同志已先后抵达南宁。会议于当天晚上在南宁明园饭店5号楼正式举行。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总结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的经验,讨论1958年国民经济计划、预算和第二个五年计划,还研究了改进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问题。

    会议听取了《一九五八年计划草案的报告》,报告提出了1958年计划的一些指标:工业总产值比上一年增长15.1%,农业总产值增长6.5%,其中产钢620万吨,煤1.5亿吨,粮食3920亿斤,棉花3500万担。并提出至1962年,钢产量达到1500万吨的计划指标。这一计划指标超过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的平均增长速度。若按这个发展计划速度,再过15年,我国的钢铁年产可达到4000万吨。而当时英国钢铁年产是2000万吨,15年后估计是3000万吨。

    会上,毛主席听取了有关部门的汇报,并多次插话,他强调提出:“从1958年起,在继续完成思想、政治革命的同时,着重点放到技术革命方面”(《党的文献》1991年第6期)。他认为,1956年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已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1957年整风反右,又在政治战线上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胜利,现在必须来一个技术革命,把党的工作重点转向技术革命和经济建设上。毛主席这一思想是党的八大一次会议前后强调的从革命转变到建设的正确战略思想的继续,使中央和全党打开新的思路,振奋精神,以更快速度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义。这是南宁会议的一个积极方面!

    但是,毛主席在会上严厉批评了1956年的反冒进,以批评反冒进作为会议的重点。会议第一天,他便提出了这一间题,指出反冒进首先没有把指头搞清楚,十个指头只有一个指头生了疮,不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为此,毛主席指示在会上印发了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借以批评反冒进的人是象登徒子那样“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会上还把两位领导人关于纠正冒进的讲话作为错误材料印发。这使当时已出现的“左”的错误得不到纠正,反而助长了脱离实际的臆想和冒进,使党内急于求成的“左”倾思想更加膨胀起来。

    12日晚上,毛主席又读了诗人屈原的伟大诗篇《离骚》。读后顺便提笔给一位同志写信说:“我今晚又读了《离骚》,有所领会,心中喜悦。”随后,他在事前准备的116会议上的讲话提纲中写道:“破暮气,走出办公室”、“学楚词(辞〉,先学离骚”(《党的文献》1993年第4)。会上,他倡导领导干部要“学点文学”,他说:“搞文学也要有重点,光搞现实主义一面也不好……搞点幻想。我们建党以来,几年没正式研究过这个问题。”这里体现了毛主席期望全党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掀起大跃进的迫切心情,也是会议期间他不断思考的一个问题。

    为适应新的生产高潮,改进中央和地方的工作方法,毛主席还在会上作了关于工作方法的讲话。他在讲话提纲中这样写着:“不断革命”“夺取政权——土地革命(民主主义的)——再一次土地革命(社会主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