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难忘的教诲

    发布时间:2013/8/16 9:30:30    来源:本站原创

    在大半辈子的革命斗争生涯中,我有幸多次随毛主席一起工作、战斗,直接聆听他的教导,受益匪浅。几十年来,尽管岁月流逝,几经沧桑,但毛主席的谆谆教诲,却清晰地萦绕在我的脑际。下面回忆的是其中几个片断。

 

    为了提高干部战士的文化和理论素质

 

    1936年春,我在西北红军大学担任政治部主任。毛主席对红军战士、干部的培养工作非常关心,经常过问学校的办学情况。当时,我们学校设在瓦窑堡山坡上,下侧就是毛主席住的窑洞,离我住的很近。毛主席经常找我谈学校的学习和工作情况,谈党的政治路线、方针和政策。

    有一天,毛主席叫我到他的窑洞里,谈有关学校招收学员和办学方针问题,旁边站着一位身体壮实的青年战士,他指着这位战士说:“产他叫陈昌奉,是我的警卫员,已跟我五六年了,长期没有得到很好的学习机会。现在,我们的根据地一天天扩大,各种工作都需要干部,我想把他送到你们的学校里系统学习。”

    我点头回答说:“欢迎,欢迎!

    毛主席还交代我,要帮助陈昌奉同志识字、学文化。他说:“对红军干部、战士的培养,首先要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不识字的从识字开始。”

    我们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制订出一个教育计划,呈送给毛主席。毛主席立即给我校写了批复信:“文化教育(识字、作文看书报能力的培养),是整个教育计划中的最重要最根本的部分之一”。

    过了几天,陈昌奉同志带着毛主席送给他的两个本子和两支铅笔等用具,来到学校报到。我把他编入了文化较低的一班,并指定专人帮助他识字。他也刻苦学习,进步很快。学了40多天,因工作需要,被调到西北保卫局工作。他到保卫局后,已经能够当小老师,开始教保卫队战士学文化了。

    由于我们把文化教育当作一项重要教学内容来抓,使学员文化水平提高较快。

    毛主席对我本人的学习也很关心。我在延安担任八路军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时,毛主席曾亲自于1938年组织了“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研究会”和1939年的“哲学问题研究会”。

    我有幸被毛主席吸收参加这两个研究会。这两个研究会成员均有十几个人,采取先听后介绍、自学为主、定期讨论的方法,每周有一个晚上(从七八点钟到十一点多钟)讨论。讨论时,有时先由一个人讲,然后大家讨论;有时边读边议,最后由毛主席作小结。当时,延安只有一本《战争论》,作者克劳塞维茨是普鲁士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和历史家,译本是文言文,很不好懂。后由何思敬同志从德文原版译出,译一章,介绍一章,讨论一章。记得讨论最多的是集中兵力问题。毛主席在学习讨论时,特别欣赏“战争无非是国家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等论述。他还说:“克劳塞维茨当过团参谋长,不大会打仗,无多少战功,但集中兵力问题讲得好,拿破仑用兵,重要的一条也是集中兵力。”毛主席还列举秦始皇先后派李信和王翦领兵灭楚一败一胜的故事来说明这个问题。那时,我已近30岁,对军事理论懂得不多,开始只是跟着学,后经毛主席等人的辅导,对军事辩证法和战略问题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并甚感兴趣。

    《战争论》研究会结束那天晚上,夜已很深了,毛主席诙谐地说:“有人说我毛某,一毛不拔。今晚,我要拔出一根毛,请你们吃一餐宵夜。”他真的请我们吃了顿夜餐,我们也不客气地吃了起来,虽然没有酒,但心里比喝了“茅台”还痛快。

 

    “我们的伟大事业”

 

    1937年“七七”事变后,延安已成为全国抗日的中心、革命的圣地。它以其特有的魅力,越来越吸引全国革命青年的关注和向往。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冲破重重阻挠,从祖国四面八方奔向延安,投入“抗大”怀抱。

    当时,我正在“抗大”担任政治部副主任(后为主任)。随着第二期新学员的不断增加,加上学校要让出一部分校舍作为陕北公学校址,这样,校舍便越来越挤。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号召全校教员、学员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自己动手挖窑洞。

    大家立即行动,在延安城北门外的凤凰山山腰上挖起窑洞来了。我们几位校领导也参加了劳动。整个工地,热气腾腾,歌声嘹亮。当毛主席在凤凰山下看到这一情景时,高兴地说:“你不要小看挖窑洞,这是挖开知识分子同工农隔开的一堵墙啊!

    经过半个多月突击奋战,终于挖成了175个新式窑洞。窑洞里建有土坑、写字台、门窗,窗棂糊上白纸,四壁粉刷白灰水,光线充足,冬暖夏凉,新学员住进去,十分满意。

    接着,我们又动手修建一条3000多米的盘山公路。入夜窑洞和公路的灯光与碧空的繁星交映,把古老的延安城点缀得更美了。

    193711月中旬,学校举行新校舍落成典礼。毛主席先托人送来他手书的“我们的伟大事业”的横匾,还亲自来参加这次大会。会上,他鼓励大家说:“你们在这一伟大的事业中获得成功的原因,把它总起来说,就是有克服困难与联系群众的精神,只要你们努力把它继续发扬光大,驱逐日本侵略者出中国是完全可能的。”毛主席的话使大家深受鼓舞和教育。

    1939年春起,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实行经济封锁政策,给边区造成极大困难。这时,我已从“抗大”调到八路军留守兵团工作。1940年,我们召开一次团以上干部会议,商讨解决边区根据地的经济困难间题。会后,大家要求去见毛主席。我们兵团几位领导都去了。大家到了毛主席住处,碰上主席正在午休,便在门口等了一会。毛主席起来后,就让我们进去,同我们谈起来。他听了我们关于部队物质生活的种种困难情况汇报后说:“怎么办?困难是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固派给我们造成的。解决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把部队解散,各自回家;一个是自己动手搞生产。我看还是自己搞生产好。自己动手自力更生嘛!

    毛主席给我们指出了唯一可行的出路。于是各部队以及陕甘宁边区机关都搞起大生产运动。开始还只是开荒种粮、种菜,后来生产规模和范围越来越大,不仅种粮、种菜,还饲养牲畜、开小作坊、小工场、纺纱织布、上山伐木烧炭或烧石灰、造纸等。一段时间后,各部队都做到了粮、油、肉、菜自给或半自给,基本达到“丰衣足食”的目的。这可说是“抗大”的那种“伟大事业”精神的发扬、光大,也就是延安精神吧!

 

    民管军是好事

 

    八路军留守兵团建立后,在剿匪御敌、保卫边区和生产运动中作出了贡献,军政、军民关系是比较密切的。边区人民对子弟兵的支援也是尽了最大力量的。

    但是,在相对安定的环境下长期驻军,又是在国民党反动派对边区实行经济封锁的情况下,特别部队停发军饷后,生活上出现了一些新的不便,党、政、军、民之间难免产生一些小矛盾。如在部队搞生产中,曾发生一些与民争利、甚至违犯地方政策法令等问题。有些部队干部只强调自己的困难和需要,不体谅政府和群众的困难和需要,因而袒护自己的缺点,使部队一些不良现象得不到及时纠正。加上敌人造谣破坏,制造事端,嫁祸于我。于是军民矛盾突出了。

    党中央、毛主席对此问题非常重视。毛主席亲自做协调党政、军民关系工作,反复强调在困难时期要特别搞好军政、军民关系。

    1939年冬,我到驻永坪的警备四团检查工作。团长陈先瑞向我汇报说,有些战士去借老百姓的锅头做饭,老百姓不肯借。有一位炊事班长去群众家里做饭,老乡却把烟囱堵起来。

    我听后便给边区副主席高自立同志打了一个电报,反映以上情况,请边区政府多给予支持和帮助。

    我回到延安不久,突然有一天,毛主席叫我到他那里去。一进门,见到有毛主席、朱总司令、任弼时、李富春、萧劲光、林伯渠、高自立等同志在,还有西北局书记高岗。看样子,他们是在开会中间临时叫我去的。毛主席见我就严厉批评说:“莫文骅,你们军民关系搞不好,自己不检讨,还向中央告状!”我连忙作检讨并说明没有告状。毛主席听后说:“莫文骅已经检讨了,你们地方同志也要检讨嘛!”又说:“军队要拥护政府,爱护人民,地方的同志要拥护军队,照顾子弟兵!”大家不再吭声了,我便退出来。事后了解,我发给高自立同志的那份电报,是萧劲光同志批送给中央领导同志的。朱总司令阅后批评了边区政府。高岗不服,向毛主席提出此事。我从此事中认识到,自己虽没有向中央告状,但遇到军政、军民间发生矛盾时,应该首先检讨自己,作自我批评,不要光向地方要求什么的,这才有利于矛盾的解决。

    1940年秋,毛主席在杨家岭接见留守兵团团部领导同志和各部门负责人。毛主席说:“今天召开这个座谈会,是请各路诸侯来谈军民关系问题。”座谈中,有的同志埋怨群众态度不好,说群众动不动就要拉部队同志去找毛主席评理。毛主席听后耐心开导我们说:“开天辟地以来,只有军管民,老百姓见了军队就跑。现在是老百姓敢批评军队,这是大好事。你们懂历史,从古到今,哪有老百姓敢批评军队的?你们说说看,是不是这样?如今变成民管军,这该多好呀!军队有广大群众当老师,你们做军队工作的才不会犯大的错误,才能打胜仗,边区才有希望!

    毛主席的这一席话,说得我们豁然开朗,心悦诚服。会后,兵团采取各种方式广泛开展拥政爱民活动。

    1942123,毛主席亲笔写信给总政治部副主任谭政同志和我,要求留守兵团结合部队建设和拥政爱民活动认真学好古田会议决议。信的全文如下:

谭政、莫文骅二同志:

    将四军九次大会决议多印数千份,发至留守部队及晋西北部队,发至连长为止,每人一本,并发一通知,叫他们当作教材加以熟读(各级干部均须熟读)

 

毛泽东

一月二十三日

 

    我们感到这封信的分量不轻,立即开会进行研究部署,表示坚决执行毛主席这一重要指示。并用萧劲光和我的名义训令部队执行。通过学习古田会议决议,使广大指战员进一步明确我军的性质、宗旨和任务,划清了人民军队和剥削阶级军队的界线,明确处理军政、军民关系的正确态度和原则,自觉地把军队放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的位置上。这不仅促进了军政、军民团结,而且促进了部队的思想建设,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可以说,我在漫长的革命征途中,思想上的一些进步都与毛主席的亲切教导分不开的。追念以往,更令老骥奋进不懈!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11月出版的《毛泽东与广西》

作者:莫文骅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山沟里的少数民族出人才”
  • 下一篇文章: 毛主席和覃应机

  •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