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党史网>> 领导人与广西>>

要对党员干部执行比群众更加严格的纪律

——毛主席给雷经天的一封信

    发布时间:2013/8/2 9:09:52    来源:本站原创

193710月初的一个夜晚,在革命圣地延安的宝塔山下,发生了一起枪杀案。陕北公学女学生刘茜倒在河滩上,她身旁站着一个神情木然的军人黄克功——抗日军政大学第六队队长。刘茜就是被他逼婚不遂而遭他枪杀的。

“抗大”干部逼婚杀人!这可是我党我军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人们议论纷纷,愤怒痛斥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许多人主张把这革命败类枪决,以严肃革命纲纪;也有人认为黄克功曾出生入死,战功累累,主张从轻发落,让他戴罪立功。一位无辜少女的鲜血,使延河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件案子正落在雷经天的手上。当时他是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庭长,是主持审理黄克功案件的审判长。此事使他十分不安。

雷经天是广西南宁津头村人,1925年入党,参加过南昌起义、广州起义和百色起义,是广西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是一位对党对人民无比忠诚的共产党员。在此之前,他曾先后两次被错误地开除出党:头一次是193011月,因反对李立三的集中红军进攻中心城市的左倾盲动路线和坚持保留一部分地方武装以保卫右江革命根据地的正确意见,而被撤消职务,开除出党,直至他随红七军到江西苏区后不久,党中央纠正了左倾冒险主义错误,才恢复了他的党籍。可是在随后不久开始的“肃反”中,他因被诬陷为“改组派成员”,又一次被开除了党籍。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雷经天是背着两个“大黑锅”——一个是给战士烧水做饭的大铁锅,一个是被诬为“改组派”的大黑锅——爬雪山,过草地,坚强地走出绝境的。凭着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仰,凭着为民族解放、为人民幸福而奋斗的坚定目标,雷经天在挫折中变得更加坚强。到达陕北后,他又带病跋山涉水,到处为红军筹粮。后来,党中央又给雷经天平了反。

1937年“七七事变”后,组织上安排他担任边区高等法院的庭长(后任代院长、院长)。雷经天才接任边区高等法院庭长不久,就碰到了这一件十分棘手的案子。

案犯黄克功曾是一位有功之臣。他参加了毛泽东同志领导的秋收起义,跟随毛泽东上井冈山坚持斗争,后又在毛泽东领导下,四渡赤水,过关夺隘,征战万里,战功不小,曾任过红军旅长。现在这个黄克功又给毛主席写信,在信里表示认罪服罪,也没有提出免除一死的要求,只是请求给他一挺机枪,让他到抗日前线与日本鬼子血战至死。雷经天看看桌子上黄克功的案卷和黄克功写给毛主席的信,心里不免又犯难起来:黄克功虽然资格老,功劳大,但他逼婚杀人,按律当杀;可是毛主席会同意把一个一直跟随他南征北战的猛将杀掉么?毛主席会不会同意黄克功的请求?……当时对此作种种猜测的岂止雷经天一人。

雷经天知道,毛主席经常教导党的干部不要脱离群众,不要为个人私利而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要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谋利益。这样做,群众才会拥护我们,才会把革命当作他们的生命。作为一个人民法官,一案当前,首先想到的应是运用法律去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在执法当中充分体现人民的意志。况且,边区作为抗日的模范地区,处理好党群关系、军民关系尤为重要。敌人也正在千方百计地破坏边区党和军队与群众的鱼水关系。我们对干部更要严格执行党的纪律。如果徇私枉法,不杀黄克功,将有损于我党我军的威信,将会失去民心,为亲者痛,仇者快,直接危害党和人民的事业。这样做,毛主席显然是不会同意的。

雷经天思前想后,顾虑打消了,他又征求了一些同志的意见,然后挥笔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主张严格依法办事,对黄克功处以极刑。

毛主席与人民群众的心是息息相通的,与雷经天这个全心全意为人民的老共产党员的心也是息息相通的。雷经天的意见得到了毛主席的支持。19371010日,毛主席给雷经天回了信。全文如下:

 

雷经天同志:

你的及黄克功的信均收阅。黄克功过去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都是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免,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者,并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的人。因此中央与军委便不得不根据他的罪恶行为,根据党与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当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的自己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戒。请你在公审会上,当着黄克功及到会群众,除宣布法庭判决外,并宣布我这封信。对刘茜同志之家属,应给以安慰与抚恤。

毛泽东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日

第二天,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召开了公审大会,雷经天在会上当众宣读毛主席的这一封信,随后将黄克功枪决。群众称他为“雷青天”。毛主席给雷经天的这封信里所闪烁的光辉思想,在雷经天以后的革命生涯中,特别是在1937—1945年担任边区高等法院院长、195061—1956年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中南分院院长、1956年以后担任上海华东政法学院院长期间,在雷经天为建立新的民主法制而呕心沥血地进行工作当中,始终象一盏明灯一样指明着方向。

今天,当人们谈论起数十年前的这个案子时,无不对毛主席和雷经天表露出由衷的敬意和深切的怀念。

 

摘自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11月出版的《毛泽东与广西》

作者:苏宝钧  责编:秦先灿

  • 上一篇文章: 毛主席和李济深
  • 下一篇文章: 君子之交情愫浓

  •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联系我们
    工信委备案:桂ICP备13002049号 广西网警备案:45010302000455